欢迎您,朋友!   今天是:
传媒视线
每日一得
书摘一叶
国学馆
电视栏目
蓬莱新闻
乡村行
百味人生
今日关注
健康伴你行
仙境置业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蓬莱电视台 >> 写意蓬莱
写意蓬莱


煌煌田横山


蔡玉臻


       田横山俗称老北山,因当年田横曾屯兵于此,所以称为田横山。田横山位于蓬莱城西北,与丹崖山相连。丹崖山上矗立着华夏名楼蓬莱阁,田横山上留下的是齐王田横的营寨遗址。大凡慕名而来的游客,往往被丹崖仙阁的胜境神韵所吸引,却不曾为田横山的浩然气概所倾心。乃至土生土长的蓬莱人,提起田横,也往往一脸茫然,不甚了了。
  田横是战国时期齐王田氏的后裔。秦朝末年,响应陈胜吴广抗秦。秦灭后与刘邦、项羽逐鹿中原。项羽灭齐后,田横欲与刘邦合盟,因烹杀刘邦的说客郦食其而转为与刘对抗。刘邦统一天下后,田横不愿臣服,被韩信战败后率残部五百人流亡于东夷一隅的荒岛。但是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刘邦多次派遣使者到荒岛招安,田横若向刘邦称臣,即可封为王侯,否则,便出兵攻岛,斩尽杀绝。田横为保存五百火种,被迫离岛赴京。行至离汉都洛阳三十里的达尸乡驿站时,田横凛然自刎,并在死前嘱托两位随从,将他的头颅献给刘邦。当刘邦见到田横那形容未改的头颅后,深为其刚烈之气感慨而震惊,遂以王者礼仪予以厚葬,并下令任命田横的两个随从为都尉,发士卒两千。田横的葬礼刚毕,两位随从在田横墓前各自挖一洞穴,同时自杀,随主而去。当田横死不称臣,以生命捍卫尊严的消息传到荒岛,五百壮士全部步其主后尘,合众自杀,以身殉节,凛然浩气,惊天地,泣鬼神。从此,这座海岛姓田而不姓汉,田横山成为气节的象征。
  田横的壮烈之举,对古今中外都产生了巨大影响。在日本,他被奉为“武士道精神”的楷模。在我国,凡知道田横的人,无不敬佩他的豪壮气概。唐韩愈作祭文对田横的气节大加赞赏。明郑成功的《复台》诗云:“田横尚有三千客,茹苔间关不忍离。”徐悲鸿先生用了两年时间创作出了《田横五百壮士》巨画。文学家郁达夫亦有诗云:“万斛涛头一岛清,正因死士忆田横。”叶剑英元帅在同学录誓言中写道:“成则周武三千,败则田横五百!”陈毅有诗称:“鲁连不帝秦,田横刎颈死。”无一不是对田横精神的赞颂。
  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,由于史籍的疏漏与笼统,田横的五百壮士殉难处一直考证困难,众说纷纭。唐宋以来,文献中所见的“田横岛”与“田横寨”大致有三说,即海州(今连云港)说,即墨说和蓬莱说。三种说法都有一定根据。其实民间传说田横所居的海岛,在山东沿海还有多处,却都未发现原始遗迹。山东大学的历史系刘敦愿教授认为,当年刘邦指出,田横居于要地,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而蓬莱地处胶东海滨,渤海海峡又有庙岛群岛,在军事上进可以攻,退可以守,危急时尚有回旋余地,必要时还可以从海上循走他方,借助外援。因此,对于田横的居守之地,他的结论是接近“蓬莱说”的。
  不管田横五百壮士的殉难处是否在今日的田横山,他们的营寨曾经驻扎于此恐怕不会是凭空臆造出来的。既然这里是当年英雄们驻足的地方,就足以令人大发思古之幽情、低回凭吊一番了。巍巍田横山,是上苍为田横这位令人敬佩的末路英雄树起的一座不朽丰碑。它昭示着人们,人而为人,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,都应该铁骨铮铮,正气凛然,精神的躯体,永远挺立在天地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