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朋友!   今天是:
传媒视线
每日一得
书摘一叶
国学馆
电视栏目
蓬莱新闻
乡村行
百味人生
今日关注
健康伴你行
仙境置业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蓬莱电视台 >> 写意蓬莱
写意蓬莱


蓬莱画轴的跋


经略中原




     未到蓬莱之前,蓬莱一直是一个虚幻的梦。因为蓬莱是一个和神话同样久远的名字,是一个和传说同样美丽的地方。   

    是在中学的课文里认识蓬莱的,也从此海市蜃楼的蓬莱就在记忆中定格了。脑海里总浮现那白云彩霞缥缈缠绕、峭石绝壁彩虹连接、亭台楼阁有致错落、苍松翠柏白鹤悠闲、仙人道童逍遥飘逸的情景,这情景还奇妙地变幻,令你目不暇接,迷恋陶醉。这个梦勾引我数十个春秋,早已演化成的现实的渴望,去蓬莱的夙愿也就成了人生的一种向往与追求了。

    去年夏天,我到了蓬莱,这种渴望变成了现实。当走进蓬莱的时候,久存于心的梦幻,便变成了一幅巨画,一幅精美绝仑、气势磅礴、高度浓缩的画卷,其画轴,在以丹崖山顶的蓬莱阁为重心向四周渐次展开,铺叠了万里江河气势,千般隽秀景色。必须身临其境,细细品味,方能体会仙山的绝妙与韵雅。

    跨过迎仙桥,便踏上青石铺就的道路,也就走进了桥头一高大牌坊上、蓝底银字书就的“人间仙境”。这四百年前铺就的青石路,中间光洁如玉,两侧苔痕上阶,如同墨绿的玉带,盘旋缠绕在丹崖山的每一人迹可至处,串连着殿宇舍阁,曲径通幽,几乎一步一宫,十步一殿,三清殿、吕祖殿、天后宫、龙王宫、观澜台,随意走来,任入一门,就是另一幅洞天、另一幅气象。处处古树参天,松柏吞翠,芍药含烟。这时,人便入画中;一旦入画,自己便也成为画了;一旦成画,就缥缥缈缈,迷迷幻幻,如坠五里云雾,似乎真的有成仙的感觉。

    人在画中不知奇,登上楼阁方感雄。真正体会蓬莱的味况却不是走上哪迷人的小道上,而是登高望远,极目远眺。 站在古色古香的木质结构的蓬莱阁的回廊上,你没有心思去赞叹事实上的古代建筑的伟大,而是哪尽收眼底的秀色早已让你醉了,醉到极至,醉到心灵。



    阁楼临崖而建,如削的断崖下,白浪淘天,自远方涌来,击打着绝壁下褚红的礁石,这千年不变的海涛与千年不变的蓝天于极目处,千年不变地融合,海天一色,我甚至怀疑,大海启始也是平静如镜,可蓝天却容不得有如它一样景致的大海存在,在远方向它压迫而来,于是形成哪如雪的波浪,向仙山涌来。身后是粼次栉比的古建筑群,不容有一点间隙地错落,和谐完美地相处,一砖一瓦都彰显精巧,一草一木都柔情若水。

    刚到时,阴雨霏霏,人如同走在云雾里。而登阁后,天却放晴,清风徐来,心旷神怡,白云与彩霞齐舞,浪花与海鸥同戏,感觉海在走,天在移,山在晃,阁在摇,心旌亦随之而动了。是谁,人为地在说蓬莱八景或者蓬莱十景,说什么万里澄波、晚潮祈月、狮洞烟云、渔梁歌钓、井含灵、万斛珠玑和漏天银雨。难道这景色也是可以分割的吗?

    多少次曾牵强地说景色醉人,真的醉了,是在蓬莱。试想问,那蓬莱阁内狂饮滥醉的八仙真的是因酒醉吗?难道不是与我同醉?若真的是因酒而醉,它则无法过海显神通了。

    突然想,那八仙如何不去天上,而在这里玩耍呢?仅有的一个人间福地也要与凡人相争,仙人的气量也够小的了。

    与丹崖山相连,是一水城。这是我国保留最完整的一个海军基地。此为戚继光出生地,这位祖籍是我同乡的民族英雄,当年曾在此练兵,写下著名的《纪效新书》、《练兵实纪》,并带领“戚家军”,横扫海疆,百战百胜,让倭寇闻风丧胆。是否戚也受到了仙人的指点迷津?

    戚的雕像矗立在水城一侧的炮台旁,那水门上的尊尊古炮雄武地守卫着雕像。此景,当属蓬莱画卷上的浓重一笔,我以为,戚当成仙的,应居进蓬莱阁,与八仙同席。



    戚在人间早已被当作神仙了。

    曾去过长江岸边的岳阳楼,领略过它“衔远山,吞长江”的恢宏气势,曾到过武昌的黄鹤楼,品味着它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的韵致,就是没有看过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四大名楼之一的藤王阁了。蓬莱阁登临观沧海后,还有必要去看江边的渔火吗?

    醉心于蓬莱长卷,我便去脑海搜寻这幅画的跋,原来东坡老先生早已挥笔沷墨于空中,那朵云旁有一首诗:东方云海空复空,群仙出没空明中,荡摇浮世生万象,岂有具阙藏珠宫。